羞怯的母親

2016-07-05     WoKao     檢舉     收藏 (11)

燕妮躺在床上,身上只剩性感的奶兜和內褲,成熟美婦特有的胴體玲瓏浮凸,結實而柔美的起伏線條,似乎讓人不忍碰觸。

小東能想像母親奶兜下一對猶如新剝雞頭肉般光潔玉潤的豐乳像一對含苞欲放的嬌花蓓蕾,顫巍巍地搖蕩著堅挺怒聳在一片雪白晶瑩、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膚中。

聖潔嬌挺的乳峰頂端,一定有一對玲瓏剔透、嫣紅誘人、嬌小可愛的紅暈乳頭含嬌帶怯、羞羞答答地嬌傲挺立。

那一對嬌小可愛、稚氣未脫的柔嫩乳頭旁一定有一圈淡淡的嫣紅的乳暈嫵媚可愛,猶如一圈皎潔的月暈圍繞在乳頭周圍,盈盈一握、嬌軟纖柔的如織細腰,給人一種就欲擁之入懷輕憐蜜愛的柔美感。

小腹光潔玉白、平滑柔軟,內褲下細白柔軟的豐盈陰阜一定微隆而起,陰阜下端,一條鮮紅嬌艷、柔滑緊閉的肥美玉色肉縫,將一片春色盡掩其中。

一對雪白渾圓、玉潔光滑、優美修長的美腿,那細膩玉滑的大腿內側雪白細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靜脈若隱若現,和那線條細削柔和、纖柔緊小的細腰連接得起伏有度。

玲瓏細小的兩片陰唇想必色呈粉紅,成半開狀,兩團微隆的嫩肉,中間夾著鮮潤誘人的細縫,如同左右門神般護衛著柔弱的秘洞,這情景讓小東情慾高漲。

小東一把摟住母親,將嘴唇貼上母親鮮嫩的紅唇,張大了嘴,就像要把母親的雙唇生吞一般,激烈的進攻。小東的舌頭在口腔中激烈的攪動,捲住母親的舌頭開始吸吮。

這樣下去是會被拖到無底深淵的,燕妮受驚的顫抖。

很長很長的接吻……

小東將自己的唾液送進母親的嘴裡,燕妮顫慄著,而喉頭在發出恐懼之聲的同時無處可逃。(天那……我竟然喝下東兒的唾液……)

矜持的身體深處在羞恥地崩潰,放棄抵抗,眼睛緊閉,美麗的睫毛微微顫抖,燕妮微張櫻桃小口,一點點伸出小巧的舌頭。小東以自己的舌尖,觸摸著她的舌尖,並劃了一個圓。

燕妮將舌頭又伸出了一點,而小東的舌尖則又更仔細的接觸那正在發抖的舌頭的側面。

「啊…東兒…啊…不要…」呼吸變得粗重,從燕妮的喉嚨深處中,微微地發出這種聲音。

儘管母親拚命地壓抑,可是急促的呼吸無法隱藏。小東的手開始脫褲襪,毫不猶豫的用雙手把母親內褲褲拉下去。手指毫不客氣的撥開母親的花瓣,向裡面摸索。

「嗯……」燕妮閉著唇發出更高的呻吟。

開始直接愛撫後,小東的技巧還是很高明。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撫摸,輕輕捏弄陰核。把沾上花蜜的手指插入肉洞裡抽插。

燕妮已經癱瘓,完全濕潤的花蕊不停的抽搐,更大量溢出的花蜜流到大腿根。光小東的手指在撫摸花瓣的同時,用大姆指揉搓肛門。

「東兒,別摸那,太過分了,媽求你……」燕妮害羞的說。

燕妮的兩支長腿豐潤柔膩,而在那趾骨頂端描繪出誘惑人的曲線,而他正伸出手指撫搓那充血而嬌挺的蓓蕾。

「啊……」當舌頭被吸時,燕妮的美腿微微扭擺,而腰以下的那個部份,已完全麻酥酥的了。燕妮從鼻子中發出急切的呼吸,如果自己的嘴不是被兒子的嘴堵住,燕妮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發出羞恥的聲音。

熱~~被蹂躪的蜜穴,特別的熱。小東以中指為中心,並以四支手指一起熱去撫慰。

「嗯嗯……」燕妮的紅唇和舌頭都一起被佔據,「啊啊……」

由於呼吸急促,使得她拚命想將嘴拿開,而且肢體發生很大的扭抖貂動,喉嚨深處還發出好像在抽泣的聲音,那是因為性感帶被兒子的蹂躪激發而噴出來的緣故。

終於他的嘴離開,燕妮像缺氧的魚大口創繕大口地喘息著,嬌挺的乳峰隨之顫動。小東從衣服下擺伸進去將手伸到母親的豐乳上,揉著那小巧的乳頭。

好像是發電所一樣地,從那兩個奶子,將快樂的電波傳達至身體各部位。小東的手由胸部移到身側,然後再移到那母親的纖腰;然後再從腰滑下去。

運用他那巧妙的手指,從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覽哪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撫摸著,再用拇指捏擦哪熱那最敏感的部位。電流已經由那最深處的一點擴散到全身,而那飽含熱熱氣的幽谷裡的秘肉,也已經被弄得濕答答的。

「啊…東兒…娘受不了了……」燕妮羞恥地低吟。

小東將唇貼在耳上,「呼……」輕輕地吹著氣。

燕妮也因那樣而微抖種抖,那吹著她的唇,再挾住耳緣用舌頭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隨之流到身體之中央。小東的一隻手又攀上乳峰,撫著膝的內側的手,沿著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進。

「啊……」燕妮瞬間失去了自制力,幾乎叫了起來。對嬌挺乳峰的搓揉,已經措手不及了,現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

「東兒……不要……」燕妮縮起全身,用半長的頭髮,想將頭藏起來。

「喔啊……」好像是要死了那樣地喘息著,燕妮張開自己的腳繃得緊緊的。此時小東也已臉色漲紅,下身堅硬灼熱,漲的難受。小東抱著母親上了床。

在母親嬌靨暈紅、羞赧萬分的半推半就中,小東將她剝脫得片縷無存、一絲不掛,他也迅速脫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挺著巨大的肉棒站在床前。

他抓住母親的一隻嫩滑小手往肉棒上按去。那可愛的雪白小手剛輕輕觸到他的陽具,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嬌羞慌亂地手一縮,又被小東抓住重新按上。

觸手那一片滾燙、梆硬,讓燕妮好一陣心慌意亂,她一手握住那不斷在「搖頭晃腦」的肉棒,另一隻可愛小手輕緩地、嬌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來。

小東漸漸被那雙如玉般嬌熱熱軟柔綿的可愛小手無意識地撩撥弄得血脈賁張,他一把摟住母親柔軟的細腰,將她嬌軟無骨、一絲不掛的玉體摟進懷裡,一陣狂搓猛揉,又低頭找到成熟美母吐氣如蘭的鮮紅小嘴,頂開她含羞輕合的玉齒,然後捲住她那香滑嬌嫩、小巧可愛的蘭香舌一陣狂吮猛吸……

他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潤、嬌小可愛的嫣紅乳頭,一陣柔舔輕吮,吻了左邊,又吻右邊,然後一路下滑,直吻進母親那溫熱的大腿根中。

給兒子這樣淫邪的撩逗、玩弄,燕妮又羞又癢,她的嬌軀在他淫邪的吻吮下陣陣酸軟,她那一雙修長優美的雪白玉腿分了開來,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開,像是希望他吻得更深一點。

小東一直將母親吻吮、挑逗得嬌哼細喘,胴體輕顫,美眸迷離,桃腮暈紅如火冰肌雪膚也漸漸開始灼熱起來,下身玉溝中已開始濕滑了,小東這才抬起頭來,吻住美眸輕掩的母親那嬌哼細喘的香唇一陣火熱濕吻。

燕妮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熱烈地與他纏繞、翻捲、如火如荼地回應著。她同時感覺到兒子火熱滾燙的硬繃繃的肉棒緊緊地頂在了她柔軟的小腹上。

小東按住母親那含羞欲滴的嬌嫩陰蒂,一陣撫弄、揉搓她被那強烈的刺激震憾得心頭狂顫,情不自禁中嬌哼出聲,馬上又粉臉羞紅萬分,秀靨上麗色嬌暈。

燕妮嬌軟的乳頭被他用手指夾住揉、搓……最令她詫異莫名,也是最令她身心趐麻難捺的,就是他的手指下,一個自己也不知名的「小肉豆亮」在他的淫穢挑逗下,傳向全身玉體,傳向芳心腦海深處的那一陣陣令人愉悅萬分、舒暢甘美的羞人的快感。

在這種強烈至極的快感刺激舷創下,燕妮腦海一片空白,芳心體味那一種令人酸趐欲醉,緊張刺激得令人幾乎呼息頓止、暈眩欲絕的肉慾快感,母親那柔若無骨、吵佑赤裸的秀美胴體在他身下一陣美妙難言、近似痙攣的輕微顫動。

如藕玉臂如被蟲噬般酸癢難捺地一陣輕顫,雪白可愛的小手上十根修長纖細的如蔥玉指痙攣般緊緊抓在床上,粉雕玉琢般嬌軟雪白的手背上幾絲青色的小靜脈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隱若現。

燕妮麗靨暈紅,柳眉輕皺,香唇微分,秀眸輕合,一副說不清楚究竟是痛苦還是愉悅的誘人嬌態。只見她嬌靨緋紅,如蘭氣息急促起伏,如雲秀髮間香汗微浸。但燕妮只感覺到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濕,美若天仙的母親在兒子面前羞澀萬分,美麗的花靨上麗色嬌暈,羞紅無限。

小東的一根手指順著那越來越濕滑火熱的柔嫩「玉溝」,一直滑抵到濕濡陣陣、淫滑不堪的陰道口,手指上沾滿了胯下面前下體流洩出來檔的神秘分泌物,提起手來,俯身在她耳邊淫邪地低聲道:「娘,你看看東兒手上是什?」

燕妮秋水般的大眼睛緊張而羞澀難堪地緊閉起來,真的是欲說還羞,芳心只感到一陣陣的難為情。小東也已經情慾高漲,他分開母親修長雪白的玉腿,挺起肉棒,不待她反應,就狠狠地往她那濕潤的陰道中頂進去。

「哎……」燕妮一聲嬌啼,她嬌羞萬般而又暗暗歡喜,她為自己的反應感到駭怕。可是,一股邪惡淫蕩的需要又從她腰間升起,她覺得粗大的「它」的澆抖進入讓陰道「花徑」好充實,好舒服。

小東巨大的陽具不斷地兇狠頂入面前那天生緊窄嬌小萬分的幽深陰道,碩大無朋的龜頭不斷揉頂著母親那嬌軟稚嫩的子宮「花蕊」。

燕妮則不由自主地扭動著構哪光滑玉潔、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緊小腹,美妙難言地收縮、蠕動著幽深的陰壁,火熱幽深、淫濡不堪的陰道肉壁,死箍緊夾住兒子那狂野「出、入」的粗大肉棒,火熱滾燙、敏感萬分的膣內粘膜嫩肉盤繞、纏捲著「它」碩在的龜頭。

燕妮嬌羞火熱地回應著小東巨棒的抽插,羞赧地迎合著「它」對她「花蕊」的頂觸,一波又一波粘滑濃稠的陰精玉液泉湧而出,流經她淫滑的玉溝,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隨著他越來越重地在燕妮窄小的陰道內抽動、頂入,她那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也越來越火熱滾燙、淫滑濕濡萬分,哪嫩滑的陰道肉壁在粗壯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開始用力技檔夾緊,敏感萬分、嬌嫩無比的陰道粘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抽動、頂入檔行的粗壯肉棒上。

小東越來越沉重的抽插,也將母親那哀婉撩人、斷斷續續的嬌啼呻吟抽插得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嗯……嗯嗯……嗯…東兒……嗯……嗯……娘好舒服……嗯……唔…嗯…用力……」

燕妮完全不由自主地沉倫在極度亂倫的肉慾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時已開始無病呻吟,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哀婉悠揚、春意亮哪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輕皺,櫻唇微張地嬌啼聲聲,好一幅似哪鬃難捺、似痛苦又似舒暢甜美的迷人嬌態。

小東已是慾火狂升,不能自制,他覺得時機已成熟了,只見他一提下身,將肉棒向面前那玄奧幽深、緊窄無比的火熱陰道深處狠狠一頂……

正沉溺於慾海情焰中的燕妮被他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頂,只感覺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衝進體內的極深處。他碩大無朋、火熱滾燙的龜頭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萬分、緊張至極的嬌羞期待著的「花芯」上一觸即退。

「啊……」只見母親美妙誘人、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一陣緊張的律動、輕顫。她只感覺到,他巨大的龜頭在自己陰道深處的「花芯」上一觸,立即引發她陰道最幽深處那粒敏感至極、柔嫩濕滑萬分的「陰核」一陣難以抑制而又美妙難言的痙攣、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見她迷亂地用手猛地抓住兒子剛剛因將肉棒退出她陰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愛小手上十根纖纖玉指痙攣似地抓進他肌肉裡,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長如筍的玉指與他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對比。

而美貌的母親那一雙修長優美、珠圓玉潤的嬌滑秀腿更是一陣痙攣緊夾住他的雙腿。他感覺非常差異,只感覺身下這千嬌百媚的美婦媽媽那潔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軟陰阜一陣急促地律動、抽搐。

在母親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陰阜一起一伏的狂亂顫抖中,媽媽那濕漉漉、亮晶晶,玉潤無比的嫣紅玉溝中,因情動而微張的粉嘟嘟的嫣紅的「小肉孔」一陣無規律地律動,洩出一股乳白粘稠、晶瑩亮滑的玉女愛液,這股溫濕稠滑的液體流進她那微分的嫣紅玉溝,順著她的「玉溪」向下流去……

一股熟悉的溫熱暖流又從她陰道深處潮湧而出,燕妮不禁嬌羞萬般,如花秀靨上更是麗色嬌暈,羞紅一片,真的是嬌羞怯怯、羞羞答答栽、我見猶憐。 這時,她詫異地感到,有什東西正輕碰自己的香唇,栽舷原來,兒子那根肉棒不知什時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點一晃地舷膊向她「敬禮」,她趕緊緊合秀眸,芳心怦、怦亂跳,美眸緊閉著根本不敢睜開,可是,那根肉棒仍然在她柔軟鮮紅的香唇上一點一碰,好像「它」也在撩逗她。

燕妮本已緋紅如火的秀靨更加暈紅片片,麗色嫣嫣,秀麗不可方物。小東促狹地故意用肉棒去頂觸母親那鮮美的紅唇、嬌俏的瑤鼻、緊閉的大眼睛、香滑的桃腮……

母親給他這一陣異樣淫穢地挑逗撩撥,刺激得不知所措,芳心怦然劇跳。而且她的下身玉胯正被他舔得麻癢萬分,芳心更是慌亂不堪。她發覺兒子那根粗大的肉棒緊緊地頂在自己柔軟的紅唇上,一陣陣揉動,將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騷味傳進自己鼻間,又覺得髒,又覺得異樣的刺激,她本能地緊閉雙唇,哪敢分開。

這時候,他口裡含住母親那粒嬌小可愛的陰蒂,一陣輕吮柔吸,一隻手細細地撫摸著母親那如玉如雪的修長美腿,一隻手的兩根手指直插進母親的陰道中。

燕妮櫻唇微分,還沒來得及嬌啼出聲,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巨棒就猛頂而入……

燕妮羞澀萬般,秀靨羞紅一片,她那初容巨物的櫻桃小嘴,被迫大張著包含亮住那壯碩的「不速之客」。

「天啊!太羞恥了!我怎會這淫賤!」

燕妮用雪白可愛的小手緊緊托住他緊壓在她臉上的小腹,而他同時也開始輕輕抽動插進她小嘴裡的巨棒。燕妮嬌羞萬般,麗靨暈紅如火,但同時也被那異樣的刺激弄得心趐肉麻。

小東更加狂猛地在母親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他巨大的肉棒,在母親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中更加粗暴地進進出出……

肉慾狂瀾中的燕妮只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肉棒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陰道深處衝刺,她羞赧地感覺到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覺到他還在不斷加力頂入……滾燙的龜頭已漸漸深入體內的最幽深處。

隨著他越來越狂野地抽插,醜陋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她體內一個從未有「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宮」中去……

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入中,有好幾次燕妮羞澀地感覺到他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體內深處一個隱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上。

燕妮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小東肆無忌怛地姦淫強暴、蹂躪糟蹋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

憑著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母親姦淫強暴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母親則在他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狂熱地與兒子行雲布雨、交媾合體。

只見她狂熱熱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檔膊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這時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他的陰毛已完全濕透,而母親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湧、玉露滾滾。

從她玉溝中、陰道口一陣陣粘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將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他粗大硬碩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母親體內,小東的巨棒狂暴地撞開母親那天生嬌小的陰道口,在那緊窄的陰道「花徑」中橫衝直撞……

巨棒的抽出頂入,將一股股乳白粘稠的愛液淫漿「擠」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斷地深入「探索」著母親體內的最深處。

在「它」兇狠粗暴的「衝刺」下,母親的陰道內最神秘聖潔、最玄奧幽深,從未有「物」觸及的澆照嬌嫩無比、淫滑濕軟的「花宮玉壁」漸漸為「它」羞答答、嬌怯怯地照熱綻放開來。這時,他改變戰術,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長氣,咬牙一挺熱肉棒……

母親渾身玉體一震,柳眉輕皺,銀牙緊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暢父燙甘美至極的誘人嬌態,然後櫻唇微張,「哎……」一聲淫媚婉轉的嬌啼沖唇而出。

芳心只覺「花徑」陰道被那粗大的陽具近似瘋狂的這樣乙販一刺,頓時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難捺至極,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齊湧上販覽芳心。只見她一絲不掛、雪白赤裸的嬌軟胴體在兒子身下一陣輕狂的顫覽栗而輕抖,一雙修長優美、雪白玉潤的纖柔秀腿情難自禁地高舉起來。

燕妮狂亂地嬌啼狂喘,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哪那高舉的優美修長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來,急促而羞澀地盤在他腰後繕。

那雙雪白玉潤的修長秀腿將他緊夾在大腿間,並隨著緊頂住她陰道繕乙深處「花蕊」上的大龜頭對「花蕊」陰核的揉動、頂觸而不能自制的乙熱一陣陣律動、痙攣。

小東也被身下這絕色嬌艷、美若天仙的母親那熱熱如火般熱烈的反應弄得心神搖蕩,只覺頂進她陰道深處,頂住她「花熱鞍蕊」揉動的龜頭一麻,就欲狂洩而出,他趕忙狠狠一咬舌頭,抽出肉棒,然後再吸一口長氣,又狠狠地頂入母親體內。

碩大的龜頭推開收縮、緊夾的膣內肉壁,頂住她陰道最深處那羞答答的嬌柔「花蕊」再一陣揉動……

如此不斷往復中,他更用一隻手的手指緊按住母親那嬌小可愛、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紅陰蒂一陣緊揉,另一隻手摀住母親的右乳,手指夾住峰頂上嬌小玲瓏、嫣紅玉潤的可愛乳頭一陣狂搓慫屯他的舌頭更捲住母親的左乳上那含嬌帶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嬌羞乳屯頭,牙齒輕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膊……啊……哎……啊啊……啊……」燕妮嬌啼狂喘聲聲,浪呻艷吟不絕。被他這樣一下多點猛攻,但覺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而且輕飄飄地還在向上攀升……不知將飄向何處。

他俯身吻住母親那正狂亂地嬌啼狂喘的柔美鮮紅的香唇,企圖強闖玉關,但見女人一陣本能地羞澀地銀牙輕咬,不讓他得逞之後,最終還是羞羞答答、含嬌怯怯地輕分玉齒,丁香暗吐,他舌頭火熱地捲住那嬌羞萬分、欲拒還迎的美婦香舌,但覺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瓊漿甘甜。

含住母親那柔軟、小巧、玉嫩香甜的可愛舌尖,一陣淫邪地狂吻浪吮……

燕妮櫻桃小嘴被封,瑤鼻連連嬌哼,似抗議、似歡暢。

這時,小東那粗大的肉棒已在母親嬌小的陰道內抽插了三四百下,熱亮肉棒在母親陰道肉壁的強烈摩擦下一陣陣酥麻,再加上在交媾合體的連連高潮中,本就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內的嫩肉緊緊夾住粗壯的肉棒一陣收縮、痙攣……

濕滑淫嫩的膣內粘膜死死地纏繞在壯碩的肉棒棒身上一陣收縮、緊握……小東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小東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長氣,用盡全身力氣似地將巨大無朋的肉棒往母親火熱緊窄、玄奧幽深和陰道最深處狂猛地一插……

「啊……」燕妮一聲狂啼,銀牙緊咬,黛眉輕皺,兩粒晶瑩的珠淚從緊閉的秀眸中抖覽奪眶而出。這是狂喜的淚水,是一個女人到達了男女合體交歡的極覽創樂之巔、甜美至極的淚水。

這時,他的龜頭深深頂入母親緊小的陰道深處,巨大的龜頭緊緊頂在她的子宮口,將一股濃濃滾滾的精液直射入母親的子宮深處……

在兒子小東的不斷的撫弄下,燕妮滔天欲潮立時奔騰氾濫,一瀉千裡,不可阻止,軟綿要倒,小東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懷,為其解衣寬帶,片刻裸露,真是個妙人兒,無處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動,呆視不已。

燕妮已一絲不掛,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頂上的兩粒紫葡萄下那圓圓的小坑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創喬叢叢芳草,蓋著迷人靈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現地在他的眼喬前,嬌媚望他蕩笑不已,豐滿潤滑玉體,扭糖似的攝動,緊緊的貼著。

這時,小東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水般的清白下體,他那一根玉莖便「突」一下像旗桿似的直翅了起來。燕妮現在腦中,只有慾念,原存道德、倫理、羞恥,蕩然無存,見兒子粗壯長大的陽具,急伸玉手緊握,上下玩弄。

小東急環抱著母親,如雨點般吻其嬌客,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允、含,四肢還抱緊緊的。燕妮多年被壓制的滿腔情慾,忽兒子被引發不可收拾,那股嬌艷媚勁,歡喜如狂,興奮的奉獻整個熱情給兒子。

小東覺是時候,將大龜頭抵住母親穴口,輕輕的展磨,嘴含玉乳,吸著。燕妮被陽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暢快之感,但奇癢贊心。不覺輕抖,呻吟哼哼。

小東借淫液潤滑之力,陽具破關往裹伸入,壁道漸裂……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順流而出。母親如此嬌媚艷麗,其情如火,騷浪現形,小東奮提起慾火,大刀闊斧,如狂風暴雨,使勁抽插。

母子兩人如猛虎博鬥,戰得天翻地覆,天地變色,燕妮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橫飄,嬌聲淫澆叫,呼吸急喘,以一雙抖顛的豪乳,磨著健胸,腰兒急擺,陰戶猛抬,雙腿開合,夾放不已,高大肥嫩,豐滿的玉臀,急擺急舞,如旋旋鬃轉,每配合其猛烈攻勢,無不恰到好處。

小東眼視母親嬌容騷浪之狀,嘴吻其誘惑的紅唇,只手緊摟她,吸腹挺動,粗壯長大的陽具,用勁的插其迷人之洞,發洩情慾,享受嬌媚淫浪之勁,償試艷麗照人之姿,無盡無休,縱情馳樂。

這時,兩人已到高潮,樂得有點瘋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氣都不顧狠命的大幹。終至歡樂之頂,二人精液互合,暢快的休息著,閉目沉思。

小東想剛才,母親那騷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動作,內媚之勁,陽具夾吻得舒暢,其嬌艷見之眼花瞭亂,玩得心胸皆酥,痛快靈魂出,燙行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兒,可說初嘗到。

燕妮淫媚之氣已解,覺得身行形飄蕩,神遊太虛,再想到歡樂之境,又羞又喜,這可愛的人兒,給於畢生難忘美夢,舒適痛快,自己怎麼那處騷蕩,赤體縱送,毫無顧慮。

小東粗大的手,撫摸舒適,粗大的陽具,肏得痛快,迷人眼神,照澆照射入心胸,心神蕩動不已,那當兒真好,不覺四肢夾緊他,她抱得緊緊的,似怕他跑,並送上香舌。他知其嬌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溫柔的吻,含允著細嫩的舌頭擁抱溫存著。

「嗯!東兒,你的狠勁,加上粗壯的東西,搞得娘魂飛魄散,使我迷茫,快樂得如登仙境,我愛,你真是我的心肝,你今後不要拋棄娘,我們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間極樂。」

燕妮手撫摸其面,注視著兒子,一對修長舒展得像兩支長劍,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密樣的微笑,兩須和額角,皆著一些汗水,粗壯的臂,緊摟著,糾纏著,其粗壯的陽具硬挺著,還插在穴裡。

小東壯實健美的身體壓住母親,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均稱的吸吸,一起一伏,顯得那麼壯而有力。燕妮情不自盡的,抱著其首,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惑,使之心裡一陣神蕩心搖,飄射著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樂裡,一個心兒,狂跳飄蕩,飄、飄、飄。

小東為母親艷姿,惑人目光,豐滿白嫩嬌柔的玉體迷醉,像得到鼓勵似的,更抖擻精神,再度尋歡,猛抽猛干,陽具的內莖,在穴中猛用勁的,提起插入,大刀闊斧的幹。

才數下,燕妮已被幹得欲仙欲慫構死,陰精直冒,穴心亂跳,陰戶陣陣抖顫,口內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東兒……好心肝……你肏死我了……好親親……咬呀……妹呀……不能再動了……哎呀呀……不能再肏了……」

「娘沒命啦……呀……哎……你真要肏死燕妮的……騷穴……嗯……」

母親嬌媚的浪哼著,激起他像瘋子一樣,更像野馬,在平原上盡力馳聘著,小東緊摟著她的嬌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氣力,一下下狠幹下去,急插猛抽,大龜頭像雨點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著「滋、滋」的發響,由陰戶裡一陣陣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濕了一片。

直肏得她死去活來,不住的寒顫,抖顫著,嘴吧張著直喘氣,連「哎呀」之聲都哼不出來,他才輕抽慢插。

此時,燕妮才得喘氣的機會,望著他媚笑,並擦其汗水,溫情的吻著他,玉手愛撫健壯背肌道:「東兒!你怎麼這樣厲害,娘差點給你搗散了。」

「娘,你說東兒什麼厲害?」

「討厭,不准亂講,羞死人!」

「你說不說?」

小東猛的抽插數次,緊頂母親的陰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陰核與嫩肉,酥酥的,心裡發顫,連忙大叫道:「我說!我說!」

「好快說!」

「東兒的大雞巴真厲害,娘的小穴差點給你搗散了。」

他故意使壞,要征服她,還頂著揉旋不止,幹得更粗野。

「小穴被大雞巴搗散了。」

羞得燕妮粉臉通紅,但又經不起兒子那輕狂,終於說了,只樂得他哈構哈大笑,燕妮輕輕打了他一下笑說道:「冤家,真壞。」

小東心滿意足的,征服了母親,繼續抽插。經過多次衝刺,緊小的穴,已能適應,並且內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壯的陽具,於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衝,母親浪哼,曲意奉承。

小東感覺母親穴內,緊急的收縮,內熱如火,龜頭一陣熱,知她又洩了,自己有點累,緊緊互抱,陰內喇叭口,如張合含允著龜頭,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的洩了,躺著喘氣,二度春風後,誰也不願再動了。屋裡又恢復靜寂,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

片時的休息,緊抱著的人兒,又在動下她醒了。張著一雙媚眼,靠著緊壓著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劍眉舒展,兩眼緊閉,挺直的鼻子,下端放著一隻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翹,掛著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勁大力足,粗壯長大的陽具肏得舒適,使女人慾生欲死的內功,這樣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婦淫嬌,她真愛他如命一般。

燕妮想到自己原為烈女,想不到躺在了兒子的跨下,赤身和其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陽具,真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裡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撫著他的胸肌,愛不釋手撫摸。

原來陽物挺直堅硬,還插住未出來,現被母親的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東兒,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說罷嘴舔舌的,好像其味無窮。

小東沉思中,靜靜享受安寧中的樂趣,為母親淫浪之聲所擾,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仙子母親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裡,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後上舷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

小東也把腰提起,挺動抽插,陽具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可……乖乖……好大……」

小東低頭看著母親的陰戶含著大陽具進出抽插。陰唇收縮,紅肉吞吐翻飛,猛挺急抽,運動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時插盡,有時磨穴口,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癢到心底,也樂得直叫

「親親燕妮……你的功夫真好……啊呀…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媽的好小穴…你這個又騷…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勁的夾啊!」

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離,伊伊唔呀呀的,淫聲百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抉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抬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

燕妮實在覺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軟,不動一動,全身如散的,呻吟著。小東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陽具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燕妮閉著雙眼,品嚐者兒子給她的這刻骨難忘的美味,美得她贊口不絕,哀浪哼著,頭在左右搖擺,身隨其粗粗壯陽具的抽插而搖動,她實在禁不住這內媚之功,心底內的扭癢,樂得忍不住淫水又泊泊的出了。

燕妮浪叫:「好東兒……情哥哥……唉呀……嗯……唔……你饒娘吧……我不能再玩了……小穴不能再浪了…啊啊亮……親親……饒饒浪穴吧……可憐燕妮的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啊……東兒………親親………!……嗯……燕妮服了你………嗯……娘受不亮了啦………啊啊………娘的小穴又出了………!」

小東粗壯的陽具,實在把她肏得太舒服了,雖然內功深厚,得習素女偷元之術,還抵抗不了粗壯陽具猛烈的攻勢,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真是有生以來,初嘗這樣的美味,從未領略的妙境,怎不使她樂極魂飛,死去活來。

小東見母親兩頰火赤,星眼含淚,話語已含胡不清了,週身都在劇烈的抖,又燒又熱的陰精,直射不停,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陰壁似顫抖的收縮,緊夾陽具吸吻。連忙緊摟著,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破檔氣,使其漸漸恢復精神,然後托那潤滑,緊彈的豐臀,又猛力抽、插揉數下,緊頂著花心,再忍不住精關,千股熱熱的陽精,射入母親張口的子宮裡去,熱得她寒顫連打,疲乏的不動。

母子倆恩愛纏綿的戰鬥終於停,狂歡半夜,已享受了極樂,進入了寧靜的休息。

無弹窗廣告浏览网站,請購買VIP!


点击下载安卓APP,防止网站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