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盡淫妻之能事

2016-09-03     WoKao     檢舉     收藏 (34)

我叫謝楓,老婆叫雁茜,今年30歲了,倆人從相識到結婚,彼此都是初戀,結婚8年了,感情一直很好,當然,這8年來,特別是性事過程從羞澀到如今的奔放,甚至是淫亂,故事就說不完了。她小巧玲瓏,個頭只有1.55,身材凹凸有致,個頭不高的女人,胸往往比較堅挺,手感很好。雖然不是很漂亮,並不是那種男人一見就有衝動的女人,但她性格活潑,加之現在風騷勁,魅力越發強了。

第一章:調教和老婆結婚前4年,性事生活一直很平淡,和一般的夫妻差不多,都經歷了激情到平淡的過程,應該說老婆在這方面還是很保守的,別的不說,就連口交都沒有過,她總覺得很髒,雖然我一直很想嘗試,但總被拒絕,所以,第一次幫我口交的女人,是一個不知名的桑拿女。4年前,我開始接觸網絡上的成人小說,有點不能自拔,個人覺得成人小說比成人影碟更好,因為有想像的空間,而且這個空間很大,所以剛開始時,看著小說中的描寫打著手槍。突然有一段時間,我迷上了淫妻系列,特別是夫妻交換一類的小說,意淫著自己的老婆也這般的淫蕩。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床上是蕩婦。有一些小說是明目張膽的教你如何調教自己的老婆。於是,我就嘗試著做。

剛開始,我有意識的選擇一些文字香豔的小說,描述不是很誇張,也不是很色情的,帶有想像空間的小說給老婆看,老婆剛開始反映還是挺大、挺反感的。所以,我就把一些精挑細選的小說列印出來,晚上躺在床上看,偶爾也是讓她看看,當然,其中往往還要被她教訓一番,好在只是自己看看而已,她也還不至於像男人在外有了女人那般反應,也就由著我,所以這段時間,她總算是接收了一些性息。後來,我發現那類從女性角度描述的成人小說,她接受起來比較容易,漸漸地,她也會主動的看看,還有一類就是辦公室戀情的,她也有了興趣。是一個不錯的開端!接著,我們就能開始議論小說中的情節和人物,然後在當晚的做愛過程中,我開始嘗試讓她幻想自己的是女主角,我是小說中的男主角,嘿嘿,她還是真進入了狀態。

與此同時,我開始介紹一些香港經典的三級片給她看,女性在接受三級片的程度上要遠大於黃片,其實與小說是一個道理,三級片有一些情節,有著想像空間,而黃片描寫過於暴露、太直接。

調教的初級階段,我達到了以下效果,老婆看小說或三級片後,開始想要,而且下體會不由自主的流出很多淫水,此時,她會杏目含春的主動找我,於是,調教進入了第二階段,我即配合,又不配合的,開始讓她從語言上變得淫蕩……

晚上上床上,我把列印好的一篇描寫一個女職工被老闆姦淫的小說放在了床頭,然後我去洗澡,老婆自己上床了,她閑來無事,拿起看,等我洗完澡出來,發現她面部泛紅、專心地看著,我心裏挺美的,我上床上,也沒有理會她,躺下了,然後將手伸進了她的內褲裏,一摸,陰部濕漉漉的,我輕揉著她的陰蒂,不一會兒,她無法繼續看下去了,主動的躺了下來,抱緊我,然後一隻手摸向我的雞巴,我也只顧著揉著她的陰蒂,漸漸地,她受不了。

老婆說:「我要」,我問著:「要什麼呀?」,她不回答我,還只是接著說:「我要」,我說:「你不說要什麼,我怎麼知道。」

她說:「明知顧問,快點,我受不了。」

我說:「那你就說要什麼吧。」

她說:「要你操我。」

我說:「什麼?沒聽清楚。」

她不說話了,我知道,她已經很進步很大了,因為她已說出了讓自己很難為情的「操」字。我就接著說:「是不是要我向小說裏寫的那樣操你啊?」

她說:「快點……,我受不了……」

這時,我開始脫下她的內褲,然後說:「怎麼這麼濕啊?你看小說也會發騷啊?」,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做愛,慢然插入、抽插,她開始呻呤了,雙手把我抱得緊的,突然我停了下了,說「休息一下」。

她急切著說:「不要停,快點!」

我說:「那你給我點鼓勵吧」

她說:「要什麼鼓勵?」

我說:「你就說『操我』吧」

此時的她,已顧不了那麼多了,又說了聲「操我」,我聽著,就抽插了兩下,然後又停了下了,說:「你說一聲『操我』,我就操你兩下,你不停的說『操我』,我就操你不停。」此時的老婆早已意亂情迷,開始重複著「操我」,我也越發賣勁了,我的節奏,配合著她說話的節奏。就這樣,她在不斷地說著「操我」的情況下,達到了高潮。休息一會兒後,我問她:「你剛才看到什麼?突然發起騷來啊?」。

她說:「小說裏寫著老闆威逼利誘強姦了女職員」

我說:「別的女人被強姦了,你居然還發騷啊?」

她又不說話了,我接著說:「你想不想被強姦啊?」

她說:「沒想過。」

我說:「你今天晚上特別淫蕩,我愛死你了。你舒服不舒服?」

她說:「嗯,很舒服。」

我說:「刺激嗎?」

她說:「刺激!」

我說:「你知道為什麼刺激嗎?」

她說:「為什麼呀?」

我說:「你一邊說『操我』,一邊被我操,做愛就是淫蕩,淫蕩了就很刺激。」

她略有所思地說:「那以前不刺激啊?」

我說:「以前也刺激,但淫蕩點就更刺激了。」

她莫不做聲,算是默認了。

那一次之後,在我們的做愛中,她開始主動的說著粗口,享受著在粗口中被操的感覺,我也不斷的教著她說不同的粗口,如「我是蕩婦」、「我要男人操我」、「我喜歡被男人操」之類的。其實這也許是一種自我暗示,她也在成人小說的教導下學會了「我喜歡男人的大肉棒」、「我要做妓女」、「我要被很多人男人操」、「所有的男人都可以操我」……

淫妻正在成長中……

第二章:口交與體位因為老婆一直以來都認為口交很髒,無論是我幫她舔,還是她幫我吹,她都不能接受。但因為老婆已經由淑女變成了粗口小淫女,在我的不斷鼓勵之下,她總算開始幫我口交一兩秒,而且嚴格說根本就不算口交,她總是用嘴包住肉棒,然後馬上撤離。好吧,有個開始總是好的。調教,繼續調教,於是,我選擇在她來月經的時候,做出慾望很強的樣子,很難受,然後鼓勵著,求著,不斷的在延長她口交的時間。不錯,老婆在不斷的進步,而且做多了,口技自然也在進步,也學會了用舌頭。突然有一天,她突然說,要我幫她舔,我很意外,因為之前,她是寧願幫我吹,也不能接受我幫舔。事後,我問她,為什麼突然要我舔她,她說在一個三級片中看到被舔的女人很享受,她也想嘗嘗是什麼滋味。好了,事情發展到現在,總算可以69了。不錯,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從69到不同的體位,她也慢慢找到也她最享受的體位,那就是她全身趴在床上,我從後面狠狠的操她,同時一隻手揉她的胸,一隻手摸她的陰蒂。然後,她在不斷粗口中享受著。她說,這樣她像在被強姦,天啊。原來她真的喜歡被強姦。好像有些文章中說女人都有過被強姦的幻想,看來真不是假的。

老婆已經成長為床上的標準淫婦。

第三章,對性的認識隨著老婆更加淫蕩,我的淫妻欲也在不斷的增加。一段時間後,我開始計畫,讓老婆嘗試被別的男人操,但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雖然她已經在口頭上這麼說,但真要去做,還有很多一段路要走。

繼續調教!

自從有了這個想法,在與老婆的做愛過程中,我開始有意識的問她「想不想被別的男人操?」,她也能配合著說「要我別的男人來操我。」

有一次,做完愛後,我說:「你真想讓別人操啊?」

她開玩笑說:「嗯,只要願意!」

我說:「其實我是願意的!」

她說:「真的?!」

我說:「如果你同意,我是願意的。」

她突然轉了臉色:「你怎麼這樣!你變態啊?」

我知道,她生氣了,我道歉著,她非常不解地說:「你就是變態!哪有你這樣的男人!」

那之後,我們進入了冷淡期了,其實我知道,女人在這種情況下的反應是很正常的。一方面是傳統道德不允許這樣,另一方面,她認為男人根本不在乎她。之後的一段時間,做愛變成例行公事,從前的激情落入了低谷,她也不再說粗口,我也心虛的不敢有所作為。事情的轉機出現在豔照門事件上,當她看到張柏芝、鐘欣桐這般的玉女變成欲女的時候,對她的衝擊很大。有次,我們在討論豔照門事件時,她說:「平時這麼淑女的人怎麼也會這樣?」

我小心翼翼地說:「女人也有需要嘛。不過這原本是別人隱私,只要他們自己願意,又不傷害別人,現在被這樣曝光,真是不太好。」

她說:「那你說平時看到的那些明星,是不是都會這樣?」

我說:「那就說不定了,你平時看上來,不也很淑女,到了床上,也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她說:「還不是你害的。」

我說:「那你不也很享受啊?」

她說:「那你怎麼看這些人性生活這麼混亂的?」

我想了一會說:「我是有自己的看法,不過可能你不太贊同。」

她說:「那你說呀。」

我說:「要不,你先說說你的看法。」

她說:「陳冠希搞了那麼多女人,太好色了。男人都這樣。」

我說:「那那些女人呢?張柏芝也有老公的啊。」

她說:「那陳冠希也不應該拍這麼多照片啊?」

我說:「拍照片也沒什麼,只是被別人曝光了比較慘。」

她說:「你們男人都無所謂,這些女人就完蛋了。」

我說:「我只是覺得公布照片人的很沒道德,至於他們男歡女愛,我覺得只要他們自願,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她說:「那他們亂搞就有道德了?」

我說:「道德這東西,得看你怎麼理解了。」

她說:「那你怎麼理解啊?」

我想了想說:「我可以說我對道德的理解,但你不論認不認同,不要對號入座哦。」

她說:「你說呀!」

我說:「首先,道德中有很多東西是歷史上統治者主導或強加給人們的,隨著時間推移,慢慢地人們也就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卻又不得不為這樣。」

她說:「什麼意思啊?」

我說:「舉個例子來說吧,在唐朝的時候,對性的認識是比較開放的,像女人改嫁就很正常,包括公主什麼的,想改嫁就改嫁,當時人們都認為很正常,但為什麼到了後來,包括到了現在,人們都覺得這樣有點不正常呢?特別是在古代,女人改嫁還是一件大事?那是因為到了宋朝出了一個朱熹,她說什麼要『存天理,滅人俗』,而且這些東西受到了統治階段的推崇,然後不斷的強加給人民,慢慢的就出現了『在家從夫,夫死從子』,你不覺得這樣對女人很不公平啊?」

她說:「當然不公平了。」

我說:「而且就性的問題,從來都是對女人不公平的。就是現在,一個女人如果偷了男人,遠比一個男人在外搞女人要更受人非議,而且女人自己在對待這兩個現象看法上和男人的看法也是一樣的,甚至女人也會說這樣男人很厲害,但對於紅杏出牆的女人,女人們自己都會鄙視她。你說是不是這樣?」

她說:「好像是的。」

我說:「其實我就覺得無論是男人和女人,都有性的權利,就算女人紅杏出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要把性當做洪水猛獸啊?」

她說:「那如果我紅杏出牆呢?」

我說:「唉,你這麼問,我很難回答啊?說得不好,你又要說我變態,而且還要生氣。」

她說:「你本來就變態。」

我說:「只是我的觀點和大多數人不一樣而且。」

她說:「有什麼不一樣啊?」

我說:「首先,我覺得性和感情是兩回事,但人們總要把性和感情聯繫在一起。」

她說:「男人當然都這麼說了,男人沒感情也可以發生性關係,但女人,肯定要有感情才可能有性。」

我說:「其實也這是被歷史強加的東西,而且被強加了還不自知。性原本是只人類延續生命的一種需求,但到了現在,這種需求已經不是很明顯,現在也是人們的一種生理需要和情感需求,而且同樣是性,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時期,對待性的看法都可能不一樣,那你覺得什麼是標準?」

她說:「有什麼不一樣?」

我說:「你比如說,中國古代女人的小腳比現在女人的乳房更有性的意識,男人看到小腳的興奮度要比看到乳房更興奮,女人如果被男人看到小腳,就跟現在女人被人看到乳房一樣嚴重。在中世紀的歐洲,教會甚至規定了性生活只能是為了繁殖後代,甚至說如果在性中有快感都是罪惡的,而且還規定性生活只是採用『騎士式』,其他體位也是罪惡的,可現在西方對性的觀念都不一樣了。」

她說:「你從哪裡看來這些歪理邪說啊?還一套一套的」

我接著說:「反正我覺得性和感情有關係,但並不是絕對的,比如我愛你,我會和你做愛,但是做愛並不表示兩人相愛。」

她說:「那我和別人做愛,你真的不介意?」

我說:「你真要我說啊?」

她說:「你說吧,我不生氣?」

我說:「如果你愛上了別人,我會難過,但如果你和別人做愛,而且是你自己願意的,並且你也能從中得到快樂,我覺得沒什麼呀?」

她說:「那要是我跟別人做愛後,我愛上了別人呢?」

我說:「如果你不能把握這一點,那你就不能跟別人做愛,人們說性是成年人的遊戲,如果你都不能遵守遊戲規則,那你當然不能玩這個遊戲了。」

她說:「那你跟我做愛,就是當成玩遊戲呀?」

我說:「做愛是一項遊戲與運動嘛,而且當成遊戲,才更有樂趣啊?要不然當成什麼啊?當成任務?」

她說:「哦!」

我接著說:「你不也在這個遊戲得到快樂嗎?」

她聽了這些,也沒再多說什麼。其實這些也是我對性的認識,應該也就是這些認識,才讓我有淫妻欲的吧?我接著說:「要不,我們開始玩遊戲吧?」然後,我開始挑逗起老婆,那一夜,我們又找到了久別的性快感。

老婆又開始上路了……

第四章:老婆讓別人操了借著豔照門事件,跟老婆有了一次深入的性探討,從那以後,老婆並不是很反感我對性的理解,並且開始慢慢地接受了這些,明顯的變化就是開始有QQ上能接受一些獵豔男人的性挑逗,不過這些獵豔男人的性挑逗往往都從自己的性苦悶開始,不管是真是假,善良的老婆在這種圈套之下,開始和別的男人聊起性事。而且還經常跟我說這些故事,我聽著,也沒多發表意見,但我卻留意著老婆說話中所流露出的意思,甚至是她自己還不曾意識的問題。

老婆除我之外的第一個男人是她公司的一個同事,雖然她刻意在瞞著我,但我還是有所察覺的,當然,我不會點破這些,讓她順其自然。有一天晚上,老婆試探性地跟我說:「我們公司有個男人在追我。」

我故意說到:「你這樣的還有人追啊?」

她說:「我為什麼沒人追啊,你當初不是一直追我嗎?」

我說:「開玩笑,我的老婆這麼可愛,當然有追了。」

她說:「你不相信啊?」

我說:「相信,憑老婆的魅力,何止一個男人追?」

她說:「不相信就算了。」

我突然認真的說:「真有人追啊?」

她說:「公司有一個男人近來總在傳遞這種資訊」

我說:「那感覺怎麼樣?」

她說:「感覺挺好啊,女人總是喜歡被人追的感覺。」

我說:「玩玩可以,不可以當真哦?別忘了你是我的老婆。」

她說:「你真的不介意啊?」

我說:「這個不能說,你自己看著辦」

她說:「那你默認了哦」

我半開玩笑說:「好了,那我很介意。」

她說:「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的。」

其實我感覺到她在我默許情況下,已經準備紅杏出牆了。有幾次她說有朋友請K歌,回來後,我試探性的探問情況,她開始有點遮遮掩掩的,看來她們進展的還不錯,期間我借機強調了遊戲規則,其中我還是很愛我老婆,要是玩大了就可慘了。我可以讓她去玩,但我必須控制大局。有一回,公司安排我出差,借著這次機會,我驗證了老婆真的紅杏出牆了。

我跟老婆說的出差時間比真實出差時間提前了一天,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在外面喝酒,10點多回到家,在樓下,我看到家裏的燈全光了,我知道老婆不在家,看來這個老婆真是有點靠不住了,我出差第一天,她就急不可奈跟別的男人鬼混去了。在樓下,我跟老婆打了一個電話。

我說:「老婆,我到廣州了,下了飛機,剛到賓館。你在幹什麼呀?」

她說:「晚上跟朋友在外面逛街,也剛回到家。」

我說:「你一個有在家,想不想我啊?」

她說:「嗯!」

老婆啊老婆,為了臭男人,你開始騙自己的老公了。我說:「先這樣吧,我去洗個澡。先掛了。」

掛完電話,我回到家裏,開始想像著老婆這會在幹什麼?晚上他們出去,先得有點活動,然後去開房間,這個時間,估計已在房間裏了。想到老婆被別人男人操,開始興奮起來,下面不由的硬了,時間到了11點,我決定再打個電話給老婆,電話接通了,我認真的聽著外部的聲音,很安靜,估計肯定在房間裏了,要不然在外面,肯定有些吵雜聲。

「老婆,我上床了,這會很想你。」

「嗯,我也想你!」

我仔細的聽著,老婆的聲音有點異樣,異樣!不會是老婆這會一邊做愛一邊接我電話吧,想到這兒,心跳了一下,一種酸楚的感覺升起,但很快就被興奮感所取代。

「老婆,準備幾點睡覺啊?」

「一會兒就睡了。」

「那你現在在幹什麼?」

「我躺床上了呀,在看書呢。」

「看什麼書?我不在家,不許看成人小說哦。」

「我才不看呢。我才沒你那麼色。」

老婆的聲音突然低沈下去,聲調有點起伏。

「老婆,我這會突然很想要你。」

「哦……那我不在你身邊怎麼辦?」

「老婆,要不今天我們來個電話做愛吧?」我開始故意挑逗起老婆。

「我才不要呢?」

「親愛的,我不在家,你可不能紅杏出牆哦!」

「你要是不早點回來,我就要。」

老婆靠不住啊,明明現在就在出牆,還騙我。我故意說:「你不會現在出牆吧?」

「才沒有」,老婆突然間很堅定的回答,又仿佛有點慌亂,好像真被要捉姦在床的樣子。

「老婆,我上個廁所,電話不要掛哦!」由不得她說什麼,我突然不說話,把電話緊緊貼在耳朵上,仔細聽著那頭的聲響,一邊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想到老婆這會被別的男人操,還要一邊接著電話,裝著無事的樣子,我不由得有點發抖。電話那頭這會開始傳來粗粗的喘氣聲,這會老婆肯定強忍著被肉棒衝擊所帶來的快感,我套弄著自己的雞巴。「啊……」,電話那頭又傳來老婆實在忍不住傳來的一聲低沈的呻吟聲。

「老婆,我來了。你怎麼了?剛才聽到你叫了一聲。」

「沒……沒怎麼啊。」

「我不在家要好幾天,你可不能跟你公司的那個同事出去玩哦?要不然會出事的。」

「你不是不在乎嗎?」

「在乎啊!說不在乎是騙你的。」

「那要是已經晚了怎麼辦呢?」

「你不會真的已經紅杏出牆了吧?什麼時候的事?」

「瞧你緊張的,嗯……」老婆不由的又傳來一聲她已不自覺的呻吟,但很快又接著說:「我不會的!」

「不會就好,要是你出牆了,我就把你賣去當妓女。」

「好啊,你一直都想我當的。好了,不跟你說了,我想睡覺了。」

我知道她再也裝不下去了,她急著掛我電話,是想享受別的男人的姦淫了。我說:「等一下」,我得在掛斷電話之前,意淫著老婆手淫完。

「還要幹什麼啊?」

「老婆,我愛你,晚安!」

「老公,我也愛你,晚安!」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真正的出差了。想必接下來的幾天,老婆的男朋友會伺候好她。我開始計畫著下一步,要讓她把跟這個男人做愛的過程和感覺說出來。

第五章:讓老婆更幸福出差回來後,晚上回到家裏,老婆乖乖的在家等著我。一見老婆,我急不可奈的抱著她,一番雲雨,一邊操著她,一邊享受她的粗口:「老公,狠狠的操我!」、「啊……哦……」、「我是你的蕩婦。」我一把將她翻了過去,用著她最享受的姿勢,然後說「你當我的母狗,翻過來,讓我從後面操你。」,「嗯,我就是你的母狗,讓你這個公狗操!」,就是這個姿勢,我怎麼說,老婆就會怎麼應,讓她在快感中變得更淫蕩,讓她感覺到自己只有變成得淫蕩才能享受更強的刺激和快感。

「老婆,你想不想讓別的男人操?」

「嗯……,我想,我想讓別人操!」

「那你有沒有被別人操過?」

老婆突然間有點遲疑,這時我最深入的抽插了一下,強烈的刺激讓她沒時間遲疑,同時追著問:「你有沒有被別人操過?」

「有,我經常被別人操!」

「被誰操過?」

「很多,很多人都操過我!」

「你這個婊子,說,到底被誰操過!」我一邊說著,一邊連續幾次抽插,我感覺自己快堅持不住,老婆也感覺到我快要射了,她在這個關鍵時刻,為了讓我更刺激,她會非常主動的配合我。

「被我同事操過」

我知道這個是真的,老婆也感覺說出真話有點不妥,又補充說:「還補我同學操過。」

「我出差的時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

「啊……,我操死你,我要你,我出差的時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我興奮的重複著。

「我就被同事操了,她的雞巴很大,操得我爽死了。」

「啊……,啊……」在老婆說著這種極其淫穢的話中,我射了。

「天啊,我要死了。」與此同時,老婆也高潮了。

兩人大戰一番,癱倒在床上。

「老婆,爽嗎?」

「嗯!」

「我感覺今天特別刺激,特別爽!你呢?」我問老婆。

「嗯!」

「我聽到你說被別人操了,我就突然射了!」

「你就是變態!」

我一把摟過老婆,抱在懷裏。問到:「老婆,你是不是真得被別人操了啊?」

老婆遲疑了一下:「那你介意嗎?」

「你真得被操了啊?」我明知故問的追問著。

「嗯」,老婆停頓了一下,然後選擇向我坦白,「你真得不介意?」

「老婆,沒事的,不過有個前提,你必須愛我,不可以移情別戀。」

老婆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而且從我的答案中,她能感覺到我是愛她的,並不因為她跟別人發生關係。這時她才真正明白我是把性和感情分離的。

「老公,我愛你。」

「老公,我跟他在外面開過房間。」

「好了,老婆!那你當時怎麼想的呀?」

「我很矛盾,也很害怕,怕你知道。」

「那你還要這麼做?」我故做嚴肅的問道。

老婆看到我的表情,突然很緊張地說:「你生氣了?」

「沒有,逗你玩的,不過你既然害怕,為什麼要是做了呢?」我換了口聲問到。

老婆似乎得到鼓勵,接著說:「我是害怕,不過你之前又說你不介意,但我又怕你還是真的介意,也怕你不介意。總之很矛盾。」

「反正你不能動真感情!」

「不會的,我只是玩玩。我保證!」

「那你之後還要玩啊?」

「如果你肯的話……」老婆故意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再不也玩了。」

「只要你不動真感情,我就肯。不過,你之前那麼排斥,怎麼就接受呢?」

老婆說:「還不是你啦,天天給我灌輸亂七八糟的東西。」

「呵呵,那你覺得我在害你了?」我故意問道。

「然後,我那個同事又天天追我,好像又有談戀愛的感覺,然後就……,如果你不給我灌輸那些東西,我肯定不會的。」

「那你現在享受這種感覺嗎?」

「還行吧!」

「那你跟他做過幾次了?」

「5次!」

「都5次了啊?你這個騷貨!」我調侃著。

「你不是喜歡我當騷貨嗎?」

「是啦,當越騷,我越喜歡,我越愛你。那你跟他做愛有什麼感覺啊?」

「很刺激!」

「比跟我做,還刺激啊?」

「不一樣啦」

「是不是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做愛感覺很刺激啊?」

「不一樣的感覺」

「那你被他操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騷啊?」

「不是!我有點害怕,也有點放不開,跟有跟你這麼放得開。」

一邊跟老婆說著,我感覺下面又開始有反應了。我抓過老婆的手,把手放在雞巴上。

老婆說:「你又反應了啊?」

「聽著你這麼騷,我很興奮嘛。」

「我還要你操我」,老婆毫不心痛的對我說著。

我說「那得辛苦你幫我吹一下。」

「不行,又沒洗!」

「我這麼愛你,而且剛操過你,上面也只是你的淫水,你自己嘗嘗自己的淫水。」

「不要!」

不由她說,我先調了個頭,幫老婆舔起來,不一會,老婆就呻呤起來,此時,正是69姿勢,我的雞巴半勃起狀態在老婆的嘴邊,我說:「老婆,做我最愛的蕩婦,你這個時候就要含住粘滿你自己淫水的大肉棒。」老婆在我的鼓勵之下,她抽搐了一下,然後一把含住了我的雞巴。互相口交了一會,老婆的淫水已經粘了我滿嘴,然後我回過頭,吻起老婆,她的淫水與彼此的唾液在我們兩嘴之間傳遞著。我輕問道:「老婆,喜歡淫蕩的感覺嗎?」

「喜歡!老公,快操我!」

「你打個電話,讓你同事來操你吧。」

「不要,我要你!」

「他操你舒服,還是我操你舒服啊?」

「當然被你操更舒服了」

「為什麼?」

「因為你總讓我說淫蕩的話。」

「那你也可以跟別人說淫蕩的話啊!」

「我說不出來!」

「不是你說不出來,是因為那個男人不會引導你說。」

「可能是吧。」

「老婆,越來越愛你,你越淫蕩,我越愛你。」

「好,我就淫蕩給你看!老公,快點進來,快點用你的大雞巴來操我的騷B」

「不要,我不操被別的雞巴操過的騷B」

「快點嘛,老公,我受不了。快點!」

「那我出差那天晚上,打電話給你的時候,你是不是正在被別人操?」

「嗯!害得我電話都說不好,你壞死了。」

「好吧,看在你老實坦白的份的,我就操你一下。」

我把老婆的屁股撅起來,用老漢攤車的姿勢操著她。「啊……老公……,我愛你……老公,用力操我,操爛我的騷B」老婆邊呻吟,邊叫著。

「那我打電話給你的時候,你一邊被別人操是什麼感覺啊?」

「很刺激,是我跟他做愛最刺激的一次。」

「那好,下次你再跟被他操的時候,你就打電話給我,讓我聽你呻吟。」

「嗯!我讓你聽著我被別人操。」

「不夠,我還要看別人操我老婆。」

「好,我讓別人操給你看」

一邊說著,老婆越來越興奮,都開始語無倫次了。

「老婆,你要不做最淫蕩的女人」

「要,我要你最淫蕩的女人。」

「好,那我要你射在你嘴你,還在操你的肛門,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你怎麼樣都可以」

「乖老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嘴裏……快!」

說話間,我拔出雞巴,將老婆翻過來,正準備往她嘴射時,她慌忙的躲了過去,說「不行!」,我忍不住,就射在了她臉上。

「你個騙子!」我說道:「你騙我!」

「射在嘴裏怎麼可以?」

「那你剛才又說好的。」

「不行,我才不要呢。」

「好,總有一天,我要射在你嘴裏,然後你再吞下去。」

「噁心死了。老公,我還沒到!」

「要不,我再辛苦一下,我把你舔到高潮如何?」

「好,你來舔!」

在我一番舔弄之下,老婆迎來了又一輪高潮。

第六章:老婆和情人中國人的性知識啟蒙都來源來黃片的教育,這句話總有80%的正確吧。但女人一開始對黃片是排斥,她們受不了那種重口味,雖然老婆的淫蕩指數已達60%.個人對淫蕩指數有如下定義:10%:這種女人基本是初經性事或未啟蒙的女人,男人與這種女人做愛,根本不是享受,只是受罪,除非有處女癖的;

20%:這種女人僅將性事當成老婆的職責,一般就是死魚狀,根本不會配合男人,自己也從未享受過什麼叫高潮;

30%:這種女人在夫妻性生活中,偶爾有主動表現,也有性生理需求,但基本無性技巧,除在被強姦之外,基本不會與老公之外的男人發生性關係;

40%:這種女人有較強的性需求,性生活中能主動表現,並且能享受性愛帶來的快感,至少有多個男人以上的性經歷;

50%:這種女人有和諧的性生活,且品質較高,懂得主動追求性。性知識與性技巧基本掌握,同時外遇可能上至少70%以上;

60%:這種女人達到在床上是淫婦的標準,在夫妻性生活中,除一些非常規性方式不能接受外,其他一般都不會排斥,外遇可能性已達100%,傳統性意識較淡簿;

70%:這種女人能充分帶給男人性快感,男人一旦經歷這種女人,必然記憶一輩子,其必有驚人表現讓我記憶猶新,基本上沒有傳統的性意識,基本上可以接觸兩人性愛中的各種方式,並且有較強的技巧性;

80%:這種女人如按傳統標準來說,已達到人見人罵的蕩婦級別,性生活隨意化,接觸多P性愛;

90%:這種女人傷風敗俗程度已達可以拉出來槍斃的程度,可以接受任何性愛方式;

100%:對於這種女來說,常規及非常規性方式已不能滿足其性慾,常常需要一些極端性方式來刺激才能滿足。

言歸正傳,老婆淫蕩指標的提升還需要繼續,我的理想是讓她達到90%狀態,偶爾來一些極端性方式調劑一下。當然,對於本文章最終結局,老婆必然是一個100%蕩婦。

近來想通過一些黃片、日本AV來提升老婆的淫蕩程度。於是,開始收集一些適合這個階段給老婆看的片子,至於成人小說方面嘛,可以提升到夫妻交換系列的。(這個以後再說)

老婆近來跟他那個同事關係有點疏遠,她說這個同事在性事中技巧與調劑能力都不行。所以老婆徵求我的意見,說她想換個性夥伴,我說沒意思,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就是她新的性夥伴之間的第一次做愛,必須讓我電話偷聽。方式是他們做愛前老婆得偷偷拔通我的電話,然後讓我偷聽全過程。當然,為了讓這個過程更加淫亂,我得先加強老婆的淫蕩指數。不過現在所有調教可以直截了當的跟老婆說了,不用再向以前那種通過滲透的方式進行。

「老婆,你知道你潛力無限嗎?」

「什麼潛力無限?」

「你淫蕩的潛力無限啊!」

「我還不夠淫蕩啊?」

「夠與不夠,你自己評一評羅」

「怎麼評啊?」

「這樣吧,讓你看個片子,然後自己判斷。」

「什麼片子啊?」

「就是你以前不想看的黃片啊。」

「我不看!」老婆依然第一反應拒絕了。

「你知道『武滕蘭』嗎?」我問道。

「不知道」

「網路上說『為人不識武滕蘭,看盡A片也枉然』,你不想見識一下啊?」

「那有什麼好看的。」

我由不得老婆說,把她拉到電腦上,坐在我腿上,然後看放起武滕蘭的AV片,看過日AV的都知道,一般套路就是自慰、顏射、3P、極端特寫陰部之類的,雖然老婆以前也看過些,但總是隨意而過,或者看不下去而中斷。但這回在我半強制情況下,老婆認真看完成一片,看過後,老婆依然反感的說,很噁心,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什麼要拍這樣的片子啊。我又給了她一番理論:其中性的方式總是在不斷的發展中,當人們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的時候,以往的娛樂方式也跟著不能滿足人們的需求,就像你以前只知道做愛就是活塞運動,但後來,你也會主動配合,享受性快感,再後來,你原先不能接受的口交,到現在每次做愛口交是必不可以的,如果現在不口交,你會覺得缺了點什麼。那好,現在日本、美國等,他們的經濟水準要遠高於中國,他在中國當前水準的時候,可能也只是滿足於我們現在的性方式狀態,所以我覺得過些年,中國也像現在AV片中演的一樣。你相不相信?

老婆結合著自己的經歷,似乎由不得她不相信。這之後,老婆在AV和歐美黃片的薰陶之下,開始70%邁進。第一次吞精時,反胃了一會,發誓再也不要了。可是後來還是慢慢習慣了,當然了,其實我並不喜歡吞精什麼的,只不過這是作為了一個蕩婦必須具備的。家裏的性器也越來越多,在手動與電動的玩弄之下,老婆已經是極盡淫蕩之能事。舉手投足之間,無不顯示出其性感、風騷。

老婆的第二個情人是她的一個客戶,40歲左右,看上去乾乾淨淨的。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電話響起來,傳來老婆的聲音:「老公,我現在在見客戶,中午你不用等我吃飯了。」

我還沒有反映過來,老婆接著說:「我們之前說好的事,我沒有忘哦。」

我說:「什麼事啊?」

「就是上次我公司的那個同事走了之後,你不是讓我通知你嗎?」

我突然想起了,老婆說得話,不明前因後果的,還真聽不明白。我連忙說:「現在是上午啊,正在上班啊。」

「那我不管,反正我現在見客戶。隨你的便,要不然就掛了?」

我在這頭說:「那行,你不用掛,我欣賞一下你偷情的聲音,如果不好聽,看我晚上回去如何收拾你。」

「那好,就這樣了!」老婆說完,把電話放在枕頭邊,我找了個安靜點的地方。不一會兒,電話那頭傳來:「寶貝,想死我了。」

「想我什麼啊?」這是老婆的聲音。

「想你的風騷勁啊,一想到就來勁。」

聽到這兒,好像他們不是第一次啊。後來老婆解釋說,這是第3次,第一次的時候,她覺得時機不太好,怕表演不好。看來這老婆越來越上道了。

「你來勁了,有沒有狠狠操你老婆呢?」

「我老婆無趣得很,像死魚一般。還是你好,快點,我等不及了。」那男人猴急的催著。

緊接著一陣脫衣的嗦嗦之聲後,傳來老婆的咯咯笑聲:「我的肉棒這麼快就進入了戰鬥狀態啊?」

「太想你了唄,寶貝,要不你親親他。」

「好,上來一點!」

電話裏頭來很清晰的吸啜雞巴的聲音,看來老婆說上來一點是讓他靠近電話,讓我聽得明白。

「啊!」那男人一聲呻吟。

「舒服嗎?」老婆嬌聲的問道。

「寶貝,你真厲害,有你這樣的老婆,真是太幸福了。」

「那我就當你老婆吧。」老婆繼續撤著嬌。

「嗯,老婆,你就是我老婆!」

「老公,人家也要你舔我妹妹」

「好,老婆,我幫你舔」

估計他們這會也來了69式。

「老公,等會大肉棒要插到你老婆的騷B裏了,你刺激不刺激啊?」

老婆這句話,明擺著是說給我聽,我突然一顫,想著別人的大肉棒要插到老婆的騷B裏,真得很刺激。

「當然刺激,我的肉棒大還是你老公的大的?」那個男人接話道。

「當然是你的大了,你插進來,撐得我脹脹的。」老婆也不怕我傷心,就這樣迎合著別人。

「老婆,我受不了了,我要操你。」

「不要,你還沒有舔舒服我呢,我老公舔得我可舒服了。」

「那要不然我操你,然後讓你老公舔你。」那你一定舒服死了。

「那我不是同時被你們兩個人操啊?」

「那你想不想同時被兩個人操呢?」看來這個男人倒是也想來個3P玩玩的樣子。

「好啊,那你還要叫誰來操我啊?」老婆應承著。

「就讓你老公跟我吧。」

「那我不是被我老公打死。」老婆說道。

「你怕你老公打死你,你還敢偷情啊?」那男人說「還不是你勾引我,人家良家婦女,你幹嘛勾引人家嘛?」

「你還是良家婦女啊?你這麼騷。」

「老公,你喜歡你老婆騷嗎?」這句話明顯又是說給我聽,我開始有點慾火渾身了。

「喜歡!我要操你了。」那男人一邊說一邊插入了我老婆的騷B.「啊!老公,你老婆被操了。」

親愛的老婆,你就是這樣挑逗親老公的嗎?我開始有點不能自禁。

「又不是被別人操,是被我操,我就要操,操,操死你。」

「好,用力操,加油操,老公,快操我,我要你操。」

一陣淫言亂語,一對狗男女就這樣互相姦淫著。不一會兒,那男人快不行了,急促著叫著「老婆,騷貨,我要操死你,射在你身體裏,射在你子宮裏,讓我給我生孩子。」

「不要,不要射在裏面,射在我嘴裏好嗎?」從老婆的語氣中,我可以聽出老婆並不是十分投入,她更多是了為表演給我聽。

「好,我射在你嘴裏,快,快。」

這時老婆估計直接迎了上去,「啊,太爽了!讓我看看,張開嘴。」

「老公,你看精液在我嘴裏。」老婆嘟噥著叫著。這時候的老婆嘴著含著別的精液。

「吞下去吧,能美容的。」那男人淫邪的說道:「要一滴不剩哦。」

「你檢查一下,看還有沒有。」老婆乖巧的問道,接著又說:「老公,你看,我吞了精液。」

又是說給我聽。

「老婆,等會我還要。」那男人貪得無厭的說。

「你還要?我都沒有爽,你只顧自己爽!」

「對不起,等會我一定讓你爽死。」男人總以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電話聲音突然沒有了,好像被掛斷了。我正不知狀況間,收到一條老婆發來的簡訊:「親愛的,剛才我被別人操,很刺激麼?半小時後,你打我電話,我要邊和你通話,別做愛。另外,記住我們的暗號:公狗老公操我」,半小時老婆又要被操了,現在她性慾也是越來越強了。不過我有點納悶暗號是怎麼回事。一邊想著老婆的風騷勁,想到從一個淑女被成欲女的老婆,花了我多少心血,現在卻給別人享受者,我的大雞巴不由的顫抖了兩下。迎面走過來我的同事張豔,朝我打了個招呼:「謝總,您好!」,我的思緒突然被打斷,回了句「您好!」看著張豔從身邊走過,她20齣頭,剛到公司一個星期,身材1.6米左右,苗條的身材,面容嬌好,不過胸有點小,平時說話總帶著拖長的尾音。小姑娘有小姑娘的味道,青春是她們最好的資本。我心裏想著,有機會得把她給上了,當一個女請你操她的時候,你會覺得她特別賤,而你又特別有成就感,穿著衣服和脫了衣服的迥然不同,會讓你不由的興奮起來。其實有時調教女人的過程遠比射精要有快感。

意淫的時候總是過得很快,半小時後,我準時又急不可奈的拔通了老婆的電話,等著老婆又發話:「喂,老公,找我什麼事啊?」老婆主動問著「老婆,你又開始被操?」

「嗯!」

「我剛才聽到你說著那麼淫蕩的話,很興奮呀!我愛死你了,老婆。」我無恥的說。

「我現在……在忙呢!」老婆即要對上我的話,又要不讓那個男人知道,看來還是有點難度的。

我說:「忙著被別人操啊,你不怕我吃醋啊?」

「你不會的,我相信你!」

「你一邊被操,一邊跟我打電話,是不是特別興奮啊?」

「嗯……嗯……」老婆這算是一邊回答我,一邊呻吟著。

突然我聽到很微弱傳一個聲音:「告訴你老公,說『我很乖!』」

「老公,我很乖的」,老婆毫無顧及的說著。

「我操,你正在被別人操,還跟我說你很乖。老婆,你知道嗎?我現在大雞巴脹得很難受,我又在上班,還沒辦法手淫,被你害苦了。」

「那沒辦法,是你自己喜歡的。好了,老公,我先掛了。」老婆說。

「別掛!你仍然把手機放一邊,親愛的,你好好享受,如果這個男人沒用,改天你再換一下。」我連忙說完。

「嗯,那我掛了!」緊接著聽到手機扔到床鋪上的深悶聲音。同時傳來老婆的肆無忌憚的呻吟聲:「啊……,嗯……老公,用力操我!插爛我的騷B」。

「騷貨,一邊被我操,一邊還跟老公通電話。」那個男人以為電話掛了,也開始瘋狂起來。

「我就是騷貨,我就喜歡被你操,然後在老公面前裝淑女。其實我就是個騷貨,是個賤貨。」

「賤貨,你知道嗎?你剛才一邊接電話一邊被操時,你流了很多淫水,你看,床單都被你弄濕了。」那個男人繼續操著,繼續罵著:「你老公要是知道你的騷B裏插著我的大雞巴會怎麼樣啊?」

「啊……啊……,親愛的老公,你不要管他,我現在是你的。」老婆大聲的叫著來刺激我。

「是我的什麼啊?」男人追著問。

「是你的老婆,我的騷B是你的。我還要當你的母狗,好不好?」

「嗯,那我就把你當成母狗,賤母狗。」男人得寸進尺的說。

「那我是你的母狗,你就是我的公狗」,老婆這時享受著賤賤著的感覺,仿佛這時自己越賤越興奮。

……

「公狗老公操我!公狗老公操我!」突然電話中傳來特別大聲的「公狗老公操我!」,這是暗號!我突然明白了,聰明的老婆。我知道當老婆說「公狗老公操我!」時,我可以在電話裏說話:「老婆,你說『公狗老公操我』時,你就是在手機邊上,你就可以聽到我說話是不是?如果是,你就說聲『我是母狗』」,我試探著說。

「我是母狗」,老婆回應了。

「你就是母狗,你是所有男人的母狗!我要操死你。」那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公狗老公操我!」

「老婆,我聽到你這麼發浪,我全身都在發抖。老婆,我要你停下來,不讓你被他操了。」我在電話這頭說著。

「不要停,不要停,用力操我!」老婆唱著反調。

「賤貨,你居然跟我唱反調。回頭我找一群民工操死你!」我說。

「老公,你一個人操我不夠,我還要一群民工來操我。」老婆繼續著。

「好,到時我把你扔到工地上,找一群發工幹死你。」那個男人配合著。

實在有點受不了老婆如此的淫言浪語了。我突然想到:「老婆,你在哪裡?我現在要去找你。」

「老公,快操我,我要到了,我要上天了。」老婆突然反應增強:「老公,這是在哪兒?怎麼這麼舒服啊?,老公,我要暈了,這是在哪兒啊?」

「在賓館啊,我在賓館操得你爽翻天。」那個男人不知就裏的應著。

「快,快,不要停!我喜歡在賓館在你操得爽翻天,快告訴我,這是什麼賓館,我要一輩子記住在這兒被你的操。」老婆真是太聰明,變著法子告訴我在什麼地方。

「在『紅悅山莊』,你記住,這是『紅悅山莊』,我在這裏操你的。」那個男人順著就答出來了。

「公狗老公操我!」老婆又在給我發暗號了。

「好,老婆,我知道了,你一會兒讓那個男人離開,然後我到房間裏操你。我50分鐘後到。你提前結束,就提前給我電話,要不然我就闖進去捉你們這對姦夫淫婦。」

「嗯,快……快點!」不知道老婆這句是說給我還是那個男人的。

我掛斷了電話,往「紅悅山莊」趕。在我剛到山莊門口時,老婆電話打進來了。

「老公,到了嗎?」

「剛到,那個男人走了?」

「嗯!」

「在哪個房間?」

「803」

「好,我馬上到!」

當我到803房間時,門沒有鎖死,我推門一看,床上一片零亂,老婆似乎被操得有點疲勞的躺在床上。

「那個狗男人走了多久?」,我問道。

「剛才10多分鐘。」

「你被操了幾次啊?」我一邊說著,一邊飛快的脫了衣服,撲到床上。

「就兩次,第一次沒有到,第二次才到!」老婆有氣無力的回答……

「不要,我不要!剛伺候完一個老公,又來一個老公,我怎麼受得了啊。」老婆故意逗著我說。

「你這個臭婊子,被別人操,還不讓自己老公操了。」我一邊說了一邊掀開了被單,老婆一絲不掛的,下體的陰毛粘乎卻零亂,身上也是粘乎乎的,看來出了不少汗。

老婆一邊指著自己的陰部一邊說:「老公,你看,我這兒剛被別人的大雞巴操過,你忍心再插進來啊?我都腫了,都不能走路了。」老婆故做可憐狀。

我伸手一摸,陰道口和內壁都是粘乎乎的,「老婆,你看我的雞巴」,我說著把大雞巴伸到老婆的面前,「脹得好難受啊。」

「呀,老公,你今天好像特別大啊。都脹成這樣啊?我親一下。」老婆一邊說一邊含住了我的雞巴。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

老婆口交了一會,把雞巴吐了出來,喘了口氣說:「老公,有你我最幸福!」

「因為我讓你被別人操,所以你才幸福吧。」

「嗯,我老公讓我真正享受了性愛,你看,我下面又濕了。」,老婆把我的手拖到了陰部,我一摸,真是濕漉漉的。我也急不可奈的插了進去。

「啊!」老婆一聲呻吟。

可能因為受了太久太強烈的刺激,這一戰,我很快就射了。老婆還調笑我一翻,沒有她前一個「老公」厲害。過了一會兒,老婆突然又感覺到慾望沒得到滿足。說:「老公,你幫我手淫吧。」為了再次滿足老婆,我動用起中指,輕擾慢捏的在老婆的陰部遊動。

「老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多淫蕩?」我問著。

「不知道,你說我有多淫蕩?」老婆反問到。

「你現在已經達到人盡可夫的程度了,看來只要有一根雞巴在你面前,你就會不由自主的濕了一褲子。」

「真的啊?那你喜歡不喜歡?」老婆現在完全沒有羞恥感,反而以為樂了。

「嗯,喜歡!」

「我是不是骨子裏頭很淫蕩啊?」

「嗯,其實每個女人骨子裏頭都有淫蕩的本性,只是不一定得到開發。」我已學究的說起來。

「那我算是被你開發了。」老婆笑著說道。

「那被我開發了,你後悔嗎?」

「不反悔,我還要你繼續開發。」老婆調皮的說。

「沒辦法了,你已經淫蕩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了,沒辦法再開發了。」我故意激將著說。

「那我現在比黃片裏的那些女主角都更淫蕩?」老婆開始比誰更淫蕩了。

「那不一樣,片子裏的是演戲,演得可以很淫蕩,但她們並不一定真得很淫蕩,而你現在是本性上的淫蕩。」

「老公,我覺得自己很淫蕩時,就很興奮,而且每當這種淫蕩表現在你面前時,我就無比的刺激,可能我跟別的男人做愛時,我也說著一樣的話,但總沒有在你面前說的時候刺激。這是為什麼呢?」

「這個我也說不清,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因為我是你愛的人,同時我也是愛你的人」,我不失時機的哄著老婆。

「老公,你有沒有操過別的女人啊?」老婆突然轉移了話題。

我說:「這個重要嗎?」

「不重要,我知道就算你操了別的女人,你也一樣是最愛我的,不過我想知道你操過幾個女人?」

「我操過15、6個吧」,我知道現在說這個根本不是什麼問題了,要是換在以前,那可是大事。

「這麼多啊?!不公平,我才被3個男人操過,包括你。」老婆突然大聲叫起來,一副不甘落後的樣子。

「好,我幫你追上我,行了吧?」我說。

「這還差不多!老公,你操別的女人時是什麼樣子啊?還有,別的女人被你操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啊?」老婆不停追問著。

「你這麼好奇啊?要不改天我當你的面操一個女人,表演給你看看。」我說到這裏,我知道老婆的3P甚至多P要開始了。

「嗯,那你找一個人來,操給我看!」老婆來了興致。

「那不行!」

「幹麼不行?」

「除非你幫我找一個,這樣我才知道你不會吃醋,要不然我自己找,到時候你失言,我不就慘了。」我故做害怕狀。

「要不然,我讓餘琳給你操一次,她經常說他老公現在做愛早洩」

「那也要她肯啊,我可不強姦別人。」我說。

「這個你放心,我來安排。」老婆這會要成拉皮條的了,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